[天天历史网] [手机访问]
历史故事网-我们一直都在这里!
当前位置: 首页 > 后宫故事 > 

班婕妤:人生若只如初见

时间:2015-05-11来源:历史故事网 作者:
班婕妤:人生若只如初见

  班婕妤是西汉成帝的妃子,也是历史上为数不多的女文学家之一。自古以来,后宫里被皇帝宠爱的女子多靠美艳留名,而饱读史书的班婕妤却独以美德留芳于后世。可惜她的才华在貌美心毒的赵飞燕、赵合德姐妹面前失去了光彩。

  

  历史的偶然

  

  汉成帝是汉宣帝刘病已的孙子,汉元帝刘奭的儿子。自幼生活在卑贱环境中的宣帝登基后,先在错综复杂的局面中保住皇位,又把朝政打理得井井有条,可称是西汉的最后一位明君。可惜好景不长,他的儿子元帝生性柔弱,登基后偏信宦官而导致朝政混乱,当成帝接手父亲留下的烂摊子时,朝廷大权已经旁落,成帝既没有武帝的雄才大略,又没有宣帝的坚忍不拔,只能够用沉迷酒色来麻醉自己。

  

  这个皇帝的出生有点戏剧性。在成帝的父亲刘奭还是太子的时候,刘奭最喜爱的妃子司马良娣身染重病奄奄一息,司马良娣临死前恨恨地对他说:“我之所以这么早就不得不离开人世,并不是我的命数到了,而是那些得不到您宠爱的妃子们嫉恨诅咒的结果啊!”刘奭看着爱妃的痛苦模样,悲痛欲绝,对后宫里所有妃子都心生厌恶,在司马良娣死后很长时间,他仍旧拒绝见那些妃子。身为太子监护者的王皇后知道这件事情后很着急,于是想了一个办法希望能让刘奭忘掉悲痛。

  

  既然太子厌恶以前所有的妃子,说不定选些新的妃子能让刘奭比较快地接受。王皇后在宫里挑出五名有几分姿色的低等宫女,让太子刘奭挑选。刘奭并没有心情看这些花枝招展的女人,但是又不能违抗皇后的命令,于是随意选了一个离自己最近的女子,这个女子名叫王政君。王政君得到太子的一夜恩幸之后,竟然怀孕,并生下儿子刘骜。

  

  刘骜是宣帝的长孙,因此宣帝对这个孙子宠爱异常。刘骜出生三年后,宣帝去世,刘奭即位为元帝。母以子贵,王政君被封为皇后。

  

  才学出众得爱慕

  

  刘骜18岁的时候,父亲病死,刘骜继承皇位,是为汉成帝,从此开始了声色犬马的皇帝生涯。成帝好女色,对天生美艳并且知书达理的班婕妤宠爱异常。班婕妤是《汉书》作者班固的姑母,父亲越骑校尉班况是抗击匈奴的名将,立有无数战功。班婕妤很小的时候就开始读书写字,饱读史书,尤其擅长诗词歌赋的写作。她刚入宫的时候是位置不太高的少使,不久就因为年轻美艳和才学打动成帝,被晋升为仅次于皇后位置的婕妤。

  

  后宫里面的女子受宠后通常都用尽心机和手段以求笼络住帝王的心,免得失宠,但是班婕妤却不这样做。成帝因为太喜欢这位无所不知的才女,经常和她说烦心的事情。班婕妤总是用历史故事来为成帝排忧解惑。成帝看到美艳脱俗的班婕妤竟有如此才学,高兴地将她引为自己平生的知己。为了能够时时和班婕妤在一起,成帝特地命人造出一乘可以让两个人一起坐的辇,这样无论去哪里,都可以随时在一起说话。辇是古代皇帝在皇宫里短途行走的代步工具,只能供一人乘坐,不用马而用人拉,辇的规格有严格的规定,皇帝的辇用两个人拖拉,皇后妃子们的只能用一个人拖拉。www.365lishi.com

  

  班婕妤拒绝了成帝的好意,并告诫皇帝说:“我读古书、看古画,但凡被后世称为圣贤的君主,在他们身边时时能够见到的都是比较贤德的大臣,而那些亡国之君的身边才经常出现妃子的身影,夏桀身边有喜、商纣王有妲己、周幽王有褒姒,我要是和您同辇出游,您的行为岂不是和他们一样了吗?”

  

  成帝的母亲王太后听说这件事情后,对身边的人夸赞班婕妤:“古有樊姬,今有班婕妤。”樊姬是春秋时期楚庄公的夫人,春秋时期盛行游猎之风,楚庄王沉迷其中不理政务,夫人樊姬苦劝不见效果,索性以拒绝吃禽兽的肉这种方式抗议,楚庄王被感动而翻然悔悟,勤于朝政,成为春秋五霸之一。被比作樊姬,已是当时对贤德女子的最高评价了。

  

班婕妤:人生若只如初见

  幽怨寂寞的守陵妇

  

  这样有才学又贤德的女子注定不会是皇帝心中的永远。班婕妤专宠多年,但仅生有一子,且生下数月后就夭折了,年长色衰的班婕妤渐渐不再受到成帝的宠爱。天性好色的成帝久居深宫,对后宫中百依百顺的嫔妃失去了兴趣,经常外出寻找新鲜刺激。鸿嘉三年(前18),成帝登基的第十五年,历史上赫赫有名的赵飞燕、赵合德姐妹出现在他的眼前。

  

  在一次微服巡游中,成帝到阳阿公主府游玩,当时大贵族的府邸里面通常会养着大量的歌女舞姬供人取乐,成帝的好运、大汉的霉运就这样悄然降临,西汉的混乱局面在曼妙的歌舞之中不可收拾。

  

  在公主府上,成帝对能歌善舞的赵飞燕一见钟情,当即将她带入宫中。飞燕入宫之后,趁着皇帝专宠,又让成帝把同为歌女的妹妹赵合德也召进后宫。为了使成帝不致移情别恋、另寻新欢,这两位出身卑贱的歌女开始残害后宫中的妃子,最先下手的目标是许皇后。只有把皇后除掉,才能控制后宫,从而登上后宫至尊的宝座。

  

  成帝宠爱赵氏姐妹后,对班婕妤更加冷淡,不再听她规劝,而是任性地纵情声色,甚至将定期到皇后宫中问候的礼节都丢到脑后。见识短浅的许皇后怨愤之下听信亲姐姐的建议,在宫里设坛诅咒怀孕的王美人等人。正在想方设法陷害皇后而无从下手的赵氏姐妹得知后,当即在成帝面前告了许皇后一状。成帝大怒,废掉许皇后,并把皇后的姐姐处死。扳倒了许皇后,赵氏姐妹仍不满足,她们诬告班婕妤也参与了此事,想借此机会将这位虽不再受宠,但仍然很受成帝尊敬礼遇的才女一并除掉。

  

  成帝对这位生性高洁的女子了解很深,所以尽管赵氏姐妹言之凿凿,成帝还是半信半疑。他思来想去不知如何是好,最后干脆亲自去问班婕妤。班婕妤回答得光明磊落:“臣妾知道死生有命,富贵在天,天天修身养德还没有得到福分,做那些奸邪的事情就更没有指望了。如果世间真的有鬼神,那鬼神怎么能够听信谗言咒语呢?要是没有鬼神,那些诅咒又有什么意义?臣妾不但不敢做这样的事情,也不屑于做这类事情!”成帝见班婕妤说得恳切,很受感动,于是赐班婕妤黄金百斤,来弥补自己心中的羞愧和歉疚。可是猜疑的伤害又怎能是黄金所能弥补的呢?

  

  班婕妤虽然暂时逃过一劫,但后宫已经是赵氏的天下,废掉皇后不久,成帝便立了赵飞燕为后。同时,为了讨赵合德的欢心,他又在皇后位置下增设昭仪之位,封赵合德为昭仪。班婕妤眼见后宫不再安宁,不得不为自己想一个全身之策,远离后宫的纷争。于是她上书成帝,请求前往长信宫去侍奉王太后。

  

  被赵氏姐妹迷得神魂颠倒的成帝此时哪还顾得上一个韶华已逝的班婕妤,毫不犹豫便同意了她的请求。从此以后,班婕妤就在王太后的宫内过着平淡的生活。

  

  班婕妤晚年时将无法排解的宫怨化作一首首清丽的诗词,一首《怨歌行》(亦称《团扇诗》)流传于后世,成为窥视宫廷怨妇的佳作,留给后世无尽的思绪:“新裂齐纨素,鲜洁如霜雪。裁为合欢扇,团团似明月。出入君怀袖,动摇微风发。常恐秋节至,凉飙夺炎热。弃捐箧笥中,恩情中道绝。”千载之后,清人纳兰性德为这位才女叹息道:“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

  

  成帝死后,班婕妤按规矩被派到成帝的延陵做守陵宫女。延陵的阵阵松风伴她走完了孤独的残生。

Tags: 班婕妤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暂无

昵称: 验证码:

推荐故事